当前位置:通许视窗 > ICU战疫记

ICU战疫记

  2月28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房,一位护士正在调整危重症患者使用的ECMO(体外膜肺氧合)设备。(陈卓 摄)

  2月28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房,一位护士正在调整危重症患者使用的ECMO(体外膜肺氧合)设备。(陈卓 摄)

  中国日报武汉3月5日电 3月1日上午9时,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以下简称红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区的11床边,当黄晓波医生和同事一起,经过近半个小时的手术取下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艾明好(化名)的ECMO(体外膜肺氧合)设备时,看到监护仪上稳定的数据,黄晓波说这是“支援武汉一个多月来最开心的日子”,走出病房甚至一度哼唱起他平日最爱的《春暖花开》。

  改造临时ICU: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

  2月16日,四川省人民医院ICU主任黄晓波在武汉红十字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房里查看一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病情。(陈卓 摄)

  1月25日,根据国家卫健委统一部署,四川省人民医院ICU主任黄晓波和137位医界“川军”一道,踏上了逆行武汉的征程。彼时的武汉正处在最艰难的时刻,“封城”之后的几天里,各大医院的门急诊大厅挤满了蜂拥而至的发热患者。

  2月28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房,一位护士的护目镜上结满水珠。(陈卓 摄)

  红会医院是最早一批发热定点医院,黄晓波和同行们抵达武汉的当晚,就来到对口支援的红会医院查看情况。红会医院是一家区属二级医院,用来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300张床位全部由普通病房改造,已经全部满员,部分患者的病情已经发展到危重期,需要进入ICU重症病区抢救。

  黄晓波和来自四川华西医院的罗凤鸣、尹万红两位教授商量,决定把红会医院原ICU的力量和“川军”力量进行整合,将住院部管道氧气供应较好的7楼及9楼改造成临时ICU病房,“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争分夺秒抢救危重症患者!”

  2月24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房,走廊就是护士们的工作站。(陈卓 摄)

  红会医院的7楼和9楼原有13个四人间和7个双人间,为了保障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设备摆放并避免交叉感染,所有四人间被改为双人间,双人间被改为单人间,核酸检测阳性患者和临床疑似患者分房而治;护士站就建立在病房的长廊里,这样护士们就可以随时关注到患者的情况。

  2月25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隔离病房缓冲区,医护人员正在穿戴防护装备。(陈卓 摄)

  1月28日和31日,合计拥有33张床位的7楼和9楼临时ICU病区在川汉两地医护和工作人员的联手努力下陆续改造投用,在这简陋而不简单的“战场”上,“川汉医护联军”的勇士们开始了战斗。

  2月28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隔离病房缓冲区,医护人员正在穿戴防护装备。(陈卓 摄)

  救命设备:寻找高流量呼吸机和ECMO设备

  “对于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最危及生命的就是呼吸窘迫综合症,病人的氧饱和度上不来,会造成心衰等多种并发症而死亡。”为了救命,红会医院ICU主任彭勇首先想到的是,“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要想尽办法去弄高流量氧疗仪保证病人的呼吸”。作为一家普通的综合医院,院内没有太多储备,“平时很少能用上”。在改为发热定点医院专门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后,高流量氧疗仪面临很大的缺口。

  该院医疗器械科负责人张建收到了彭勇的求救,他先是想办法去借,可武汉所有的医院都面临同样的困难。张建又打遍了武汉高流量氧疗仪供应商的电话,终于在长沙和沈阳调到了货。除夕前后,全国的物流几乎全停,他又找到供应商和厂家联系,“要想尽一切办法把机器送过来,那可是救命的机器!”

  2月24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9楼临时ICU病房,护士站的冰箱内有一盒三十多瓶标注着“捐赠”字样的免疫球蛋白,是一位逝者家属“捐给那些有需要的病友”的救命药品。(陈卓 摄)

  1月24日,中国农历除夕,凌晨1时,从长沙发来的第一批30台高流量氧疗仪运抵红会医院,长沙来的货车司机和张建的同事们一起卸货、装机,一刻不停把30台救命的机器送进病房,“司机真的特别好,只吃了我们给的一碗泡面就返程了,太感谢他们了,他们像飞蛾扑火一样给武汉人民送来了救命的物资,回去还要被隔离14天。”

  在援汉的“医疗大军”到来并改建好临时ICU后,红会医院对危重症患者的治疗力量大大加强,“之前的救治我们最多只能用到插管手术和人工呼吸机,但他们带来了ECMO设备”,彭勇说,“特别是四川医疗队带来了很多高精尖的仪器设备和技术理念,去救治危重病人时会更有信心”。

  和彭勇一起在7楼临时ICU共事了一个多月的黄晓波非常理解红会医院的难处,“非常时期,他们(红会医院同行)没有因为条件和设备受限而退缩,都是为了救治患者而不断努力。”黄晓波在看过许多危重症患者后认为,很有必要上ECMO设备抢救危重病人以缓解危重症患者心肺功能的压力。

  可是红会医院没有这套设备,黄晓波立即打电话找到西安的同行求助。据他回忆,1月28日,西安同行“早上9点开车从西安出发,晚上7点就把两套设备给我们送到了武汉的高速路口。”黄晓波和红会医院的同行立即开车将设备取回医院。“红会医院也采购了一台,又找武汉商职医院借来一台,我们将四台ECMO设备很快都用到了患者身上。”

  58岁的危重症患者艾明好(化名)是黄晓波用ECMO设备救治的病人之一,“她的母亲因为新冠肺炎去世,女儿也被感染,我一定要救活她!”

  2月21日,黄晓波和同事们一起对艾明好实施了手术。经过ECMO设备九天的体外支持和相应治疗,3月1日一早,各项生命体征恢复良好的艾明好成为红会医院临时ICU病区第一个取下ECMO设备的危重症患者。

  医护人员:做最大的努力 尽最后的关怀

  在9楼的临时ICU病区,来自华西医院的吴孝文是一位执业9年的男护士,他随第一批四川省援汉医疗队抵汉后,就进驻到这里。扛百来斤一个的氧气瓶,给患者翻身进行俯卧位通气,抬患者去CT机做检查,清理患者的排泄物,这位个头高大的小伙子脏活累活总是抢着干。他的领队罗凤鸣和尹万红两位华西医院的教授经常告诫大家,“我们和患者都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我们要统一战线才能帮助他们打败‘敌人(新冠病毒)’!”

  2月28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9楼临时ICU病房,四川华西医院罗凤鸣教授正在查看一位患者的CT影像。(陈卓 摄)

  罗凤鸣是四川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尹万红是华西医院ICU副主任医师,两位华西医院的主力带队和各地援汉的医护以及红会医院的同行,共同担起了9楼临时ICU病区的重任。

  为了让患者得到更好的治疗,医生和护士们换班前都会提前半小时以上进病区,仔细和前一个班组沟通每一位患者的生命体征,药品用量等各项数据。即便是换班后,几位主要医生的电话也是24小时开机,应对危重患者的突发情况,进行远程会诊抢救等工作。

  随着国家卫健委不断调集全国的医疗力量驰援武汉,越来越多的医护人员来到了红会医院的临时ICU病区。

  2月23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房,来自上海的护士田定远正在和接班护士进行交接。(陈卓 摄)2月28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来自上海的护士田定远和同事一起护送一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去做肺部CT。(陈卓 摄)

  今年26岁的田定远是上海德济医院ICU的护士,2月14日情人节一大早,他告别老婆和孩子,和该院六名同事长途驱车十多个小时,带着医院捐赠的400万元医疗物资驰援武汉。次日,他和另外两名同事顶着纷飞的大雪走进了红会医院的临时ICU病区,在7楼负责照顾4位危重症患者。病房的硬件虽然简陋,但他看到各式各样“万国牌”的输液泵,微量泵,鼻饲泵,高流量吸氧机,人工呼吸机还有ECMO设备和血透仪时,他知道这些设备来之不易。

  2月23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房,来自上海的护士田定远正在照顾一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老人拉着他的手久久不愿松开。(陈卓 摄)

  在他照顾的危重症患者中有一位80多岁的婆婆,每次走到婆婆身边时,婆婆总喜欢拉着他的手不愿放开,如果没有其他紧急的事情,他也就尽量在婆婆的床边多站一会,“这样阿婆就不会感到孤单。”田定远在上海德济医院的ICU工作了三年,他深知“病人深受病痛折磨,在隔离病房无依无靠,没有亲人陪伴的孤独感”,“在病人清醒的时候,就一定要让他们感受到温暖,感受到坚持下去的希望”。

  2月25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来自上海的护士田定远下班后用酒精清理鼻腔。(陈卓 摄)

  “ICU病区的医护人员是直面死亡最多的人。”红会医院的ICU护士长杨莉也在一线坚守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有患者逝去时,她会和当班护士一起清理好遗物,打电话通知逝者的家属并代操办后事。杨莉将逝者的手机等贵重物品存放在专门准备的一个小盒子里,“他们离开的时候都见不到家属最后一面,等到疫情结束了,我们会尽力将这些遗物交还给他们的亲人,那些手机里一定还留存着他们和家人之间最珍贵的记忆。”

  2月16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外的街边公园里,梅花盛开,几位医生在阳光下吃着午饭。(陈卓 摄)

【编辑:郭泽华】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