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通许视窗 > 58岁裁缝奶奶用快手传道授业仨月收获45万“徒弟”

58岁裁缝奶奶用快手传道授业仨月收获45万“徒弟”

  一块白色波点碎布对折三次,剪掉多余布料,拼成小吊带,弄个花边然后缝合——零碎布头摇身一变,一条“可盐可甜”的小裙子完成。

  一块白色波点碎布对折三次,剪掉多余布料,拼成小吊带,弄个花边然后缝合——零碎布头摇身一变,一条“可盐可甜”的小裙子完成。

  碎布“逆袭”的过程让人耳目一新,但远不只裙子,背心、袜子、口罩、帽子……就连铁桶套上碎布座套也能瞬间变成美观耐用的家居圆凳。别以为是什么魔术,这其实都出自裁剪手艺人张奶奶之手。

  张奶奶18岁开始收徒教裁剪,至今已40年,积累了丰厚的剪裁经验和教学方法。去年11月23日开始,受快手直播教学的启发,58岁的张奶奶也赶时髦开通了快手直播(快手ID:1374431782),讲课三个月,收获了45.2万“徒弟”。老铁们纷纷称她为“裁剪界的魔术师”。

  带着40年教学经验初涉快手

  张老师原名张同满,河北石家庄人,18岁开始在线下教授裁剪课。今年58岁的她,已拥有40年的裁剪教学经验。在快手开直播课后,早晚实践课各一节从未间断。

  “以前大家都是到张老师服装店里求学,自去年11月张老师开通快手,大家再也不必来往奔波,打开老师的快手直播,线上跟学就可以了。”

  “收获真不少,我以前衣服都不会缝,跟着张老师学了一段时间,现在家里沙发垫都是我做的。”

  “一直想开个成衣店,奔着这个念头天天上快手跟张老师学习,现在算是个成手了,开店更有底气。”

  ……

  张同满的裁剪之路始于家庭的耳濡目染。“小时候家里有台老缝纫机,我妈是村里的裁缝。妈妈做衣服剩下的碎布经常被我捡来,缝成小衣服穿在泥娃娃身上,家里人都叫我‘小裁缝’。”在母亲的熏陶下,张同满慢慢喜欢上裁剪。

  在中专学习专业课时,张同满学的是会计,但一有时间她就跑到学校门口的裁剪店跟老师学习。“我性格比较内向,也没有其他爱好,就乐意缝缝补补。”基于之前打下的基础,再加上张同满上学时擅长数学,跟老师学起来得心应手。“服装裁剪一开始都要学理论知识,基本就是找点划线,我就把它类比成数学的平面几何题,很多知识都是互通的。”

  很快,张同满入门了服装裁剪课程,在积累实践经验的同时,她还积极帮助其他同学学习。“在当时同期学员中,我也算上手快的。”有天赋、悟性高,张同满在等待毕业分配期间,被裁剪学校以实习老师的名义留下讲课。“从那时到现在,我讲了40年,大半辈子都在和布料打交道。”

  毕业后,张同满被分到会计工作岗位。“会计工作时间比较充裕,一般都是月末比较忙,其余时间我就都用来教裁剪。”为了招收更多学生,张同满开始到附近十里八乡“推销”自己。“各村都有喇叭广播,我就跟他们商量,帮着宣传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几乎每家每户都要自己做衣服,裁剪是门受欢迎的手艺。

  在乡里人的推荐下,张同满很快收了不少徒弟,逐渐也有慕名而来的学员。“当时学费是每人20块钱,学时20天。”由于报名人数骤多,张同满不得不控制每期学员人数。“课堂上人太多教不过来,人数保持在四五十人左右刚好。”

  1991年,张同满开了自己的服装店,做衣服和裁剪教学同时进行。一批又一批的学员,在张同满的培训班毕业后,都有了自己的服装店。在这个过程中,张同满的裁剪手艺愈发熟练,教学经验也日臻成熟。“平时穿的秋衣秋裤,十分钟内就能做完,像大衣、旗袍比较复杂的,最多一天也完成了。”保质保量的同时,张同满还紧跟潮流不断变换衣服设计样式,这让她在业界积累了良好的口碑。

  随着一批又一批的学员从培训班毕业,张同满发现大家的需求发生了变化。“过去学生跑来跟我学裁剪,大多数是为了给家里人做衣服。但这些年,有好多人都是想自己有份手艺开个服装店,小规模加工。”从以家庭为单位制衣到小范围加工生产,以往印象中老式的成衣店也改头换面,变成拥有各类新颖款式的小型服装厂。张同满的身份也从裁缝转变成“民间服装设计师”。

  去年开始,有学员给张奶奶出主意:“张老师你手艺这么好,咋不去快手试试当个主播,肯定能有更多人跟您学。”一开始,张同满就随便听听,“我一直用的老年机,对智能手机一窍不通,更别说当主播了。”后来有学员给她看快手,她发现快手教啥的都有,“我看还有教人电焊的,我是不是也能试试?”张同满动了心思。

  去年11月,因为供暖问题,张同满暂时关店。回家后,和家人商量了一下开通快手的事。“他们都很支持,我儿子还主动包揽了拍摄任务。”张同满决定试一下。

  汇聚45万学生,从未有过的的大讲台

  11月23日,儿子帮忙调试好设备,张同满开始了第一场直播。“讲了几十年,第一次这么紧张,一时间不知从哪讲起。”儿子在一旁鼓励:“你就想象面前坐着几十个学生。”对着手机镜头,张同满逐渐进入状态,像平时讲课一样讲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直播间仍没人进来听。“偶尔有一两个进来的,看一眼就走了。”第一场直播“零招生率”,让张同满有些失望,但她不甘心,“这才刚开始,我得坚持。”

  直播的第四天,终于有人进直播间了。“十几个人一直听我讲,还会和我互动。”这让张同满有些兴奋。从那天开始,直播间的人数多了起来。“一开始上课前,我还一个个地念大家的名字,后来人多我都念不过来了。到后来会有成百上千人同时听我讲,以前想都不敢想。”

  每天上午9:30直播讲实践课,晚上19:00直播讲理论课。理论与实践结合的课程让裁剪这门看似难懂的学问“飞入寻常百姓家”,即便裁剪初学者也能学得明明白白。“直播时沟通很方便,大家不懂的随时问,针对一些初学者的基础问题,我就让他们跟着一条线一条线地画,一个公式一个公式跟着写。”

  在张同满的直播间中,经常听她一遍遍嘱咐:“直播间没听懂的,就给我留言,再开直播时我先答疑。”老铁们通过直播间互动或者留言的方式与张同满交流,让课堂的沟通变得更加便捷和透明。

  40年的教学经验,张同满还会根据学生的文化程度、专业基础等不断优化原有的教材内容,以便学生更好地学习。这也是她在短时间内获得40多万老铁们认可的关键原因。

  “老师讲得明白,一点就透。”

  “张老师心里就好像装了个服装大世界。”

  “我每次问问题,张老师都耐心解答,这段时间我的手艺跟着提升了不少。”

  ……

  越来越多人在自己的直播课上学到手艺,张同满也跟着高兴。在她眼里,自己的快手就像是汇聚着45万学生的高科技大讲台。

  “好手艺也得与时俱进”

  正如张同满切身感受的,快手提供了新型学习平台。作为短视频平台,在快手大社区中蕴藏着丰富的教育资源,而快手对知识内容的流量扶持,也使其拥有更高的曝光量。每个人都能在快手展现知识和技能,更多人也因此获得了持续学习的机会。

  同时,通过快手直播进行授课的“老师们”也能真正感受到“桃李满天下”:看快手的人不限年龄、区域,全国各地甚至海外的人都可以进入直播间学习。而对学生来说,每次直播课程人数不设上限,完全没有“报满截止”的紧迫感。快手直播间的交互性和即时性让课堂生动活泼、形式多样,老师和学生可以在轻松的氛围中沟通交流。此外,老师们还可以通过在快手小黄车上线课程,满足学生定制化需求。

  目前,张同满也在自己的快手小黄车上线了两套理论课程,初步效果不错。谈及之后的规划,她说:“等疫情之后回到服装店,我会增加一门机器操作的实践课,毕竟现在科技发达了,大家在掌握一门好手艺的同时,也得与时俱进,一些代替人力的机器得会操作。”在她看来,裁剪这行要随着时代发展不断更新迭代。

  在快手短视频方面,张同满也想多拍些服装搭配的作品。与目前常见的以颜色、款式推荐为主的搭配课不同,她计划从服装原理入手,教大家如何在穿衣搭配过程中巧妙规避身材上的不足。对此,经验丰富的张同满充满信心。 【编辑:王诗尧】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