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通许视窗 > 阿富汗战争:美国“当代越战”之困

阿富汗战争:美国“当代越战”之困

  新华社华盛顿3月4电(国际观察)阿富汗战争:美国“当代越战”之困

  新华社华盛顿3月4电(国际观察)阿富汗战争:美国“当代越战”之困

  新华社记者刘品然 刘晨 刘阳

  驻阿富汗美军4日空袭塔利班武装,报复后者在与美方签署和平协议后多次袭击阿富汗安全部队。协议签署仅4天就发生这种情况,表明美国从阿富汗的撤出并不顺利。

  美国舆论最近纷纷反思2001年开始的这场阿富汗战争,认为美国政府和军方当初因过高估计自身实力而轻率开战,又因种种原因无法脱身,最终深陷战争泥潭,付出巨大代价,重蹈越南战争时的覆辙。

  代价巨大

  美国布朗大学的一项关于阿富汗战争代价的研究显示,有约2300名美军士兵、近4000名美国承包商在战争中身亡,超过两万美国人在战争中受伤。美国累计已为阿富汗战争投入超过2万亿美元,其中1.5万亿美元与作战直接相关。而参战士兵回国后还将长期消耗巨额医疗费用,到2059年这一费用总计将达1.4万亿美元。

  回国士兵在精神恢复、社会适应和经济参与方面的问题也不容忽视。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参战美国士兵自杀致死人数已超过阵亡人数,虽然战争已趋于缓和,但年轻参战人员的自杀率却在显著增加。

  尽管付出了上述代价和近20年的时间,这场战争并没有带给美国真正的胜利。许多分析人士直言,美国与塔利班2月底签署的和平协议,标志着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

  难以脱身

  美国此前曾多次考虑从阿富汗撤军,但始终没能离开这个“帝国的坟墓”。美国舆论分析,主要有以下原因。

  首先,过去几届美国政府都担心撤军可能引发无法承受的严重政治后果。美国中情局前副局长迈克尔·莫雷尔指出,美国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在任时也都想结束阿富汗战争,但同时又担心只要美国从阿富汗撤走,塔利班就会卷土重来并为恐怖组织提供避风港,而这是他们无法承受的后果。美国阿富汗问题专家卡特·马尔卡西安在《外交》杂志网站刊文说,正是美国决策者对政治后果的恐惧和对本国军事力量的过分自信,导致他们错过了一些本可实现和平的机遇。

  其次,美国政府和军方长期进行战争“值得打”、美军正取得进展等虚假宣传,导致美国难以“体面”撤出阿富汗。《华盛顿邮报》去年12月曝光了超过2000页的内部文件,涉及对数百名直接参与阿富汗战争人员的采访笔记。多名受访者表示,不论在白宫或是位于喀布尔的美军司令部,通过篡改数据制造美国正在赢得这场战争假象的做法屡见不鲜。

  第三,美国国内反战舆论不高,没有出现越战时那种排山倒海式的反战游行。分析人士指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包括,美国采用国债方式取代税收方式为战争筹款,使纳税人在一定时期内对战争花费不敏感;征兵体制向全志愿兵役制的转变使得社会对战争伤亡的容忍度有所提升。

  重蹈覆辙

  阿富汗战争使美国继越战后再次长期深陷战争泥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伯特·杰维斯近日对新华社记者说,美国与塔利班谈判和签署和平协议的情形,同美国与越南各方在1973年签订《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时非常相似,包括媒体披露美国政府隐瞒的事实、新总统承诺撤军以及美国撇开支持对象与对手单独谈判。波士顿大学教授安德鲁·巴切维奇也将美国结束阿富汗战争的方式与越战相提并论,认为华盛顿正在重复旧日的失败。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之所以在对外政策上反复犯错,一个重要原因是制定错误政策的人从不需要为此负责,并能长期活跃在外交政策圈。哈佛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斯蒂芬·沃尔特指出,从2002年起,有十多位美军将领经历了阿富汗战争,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没有一个人获得胜利,但他们中的多数仍然在外交政策圈备受尊敬。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第二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曾在《玩忽职守》一书中批评当年的美国政府和军方在越战中缺乏战略思考,但他始终支持美国保持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并大肆渲染撤军后不可接受的种种后果。有评论指出,麦克马斯特的言行证明他与被他批评的那些人并无区别,这也解释了美国为何会重蹈越战覆辙。 【编辑:李弘宇】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